保监会副主席:交强险赔偿限额会随情况改变调整

3月7日,在全国政协民建的分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们针对保险行业的发展状况和不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中国副主席李克穆特意赶到分组会现场,听取政协委员们的意见和建议。他表示,非常感谢委员们提出这些建议和意见,希望能够有机会进行更多的沟通和联系。

全国政协委员、青海省副省长高云龙在发言中谈到,我国保险业近年来发展健康、稳定、有序,在补偿灾害损失、维护社会安定、支持国家经济建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我国的社会和谐稳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虽然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就,但是我国保险业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一定差距,与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内在需求相比,保险市场的发展也显得有些滞后,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高云龙委员建议,首先是在保险合同的签订过程中,专业条款的术语与老百姓通俗的理解要保持一致,不能导致误解;其次是投保的标的金额与实际理赔金额要保持一致,不能“保大赔小”;再次是保险公司的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要保持一致,不能挑肥拣瘦,要扩大覆盖面,让偏远乡村享受到保险金融服务。

对于高云龙委员提出的保险条款不通俗的问题,李克穆深表赞同。他颇为幽默地说:“这个意见提得好,别说行业外的人看不懂,我们也看不懂。我们曾经将那么一大摞条款拿给公司的人看,他们自己同样摇头。”李克穆提出,国外有的国家因保险合同条款过于复杂受到老百姓批评,为了将条款通俗化,该国就改为以连环画的方式向保户展示保险合同。

“归结起来,这些问题都属于保险业服务水平的问题。”李克穆表示,保监会就是要督促保险公司不断提高服务质量,特别是要支持边远地区的民营资本来办保险公司。事实上,保险业是最早对民营资本放开、鼓励其进入的一个行业。他表示,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百姓会更多地运用商业保险来保障自己生活的各个方面。

分组会发言中,全国政协委员、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李汉宇重点谈了对目前国内实施交强险的看法。

他说,2010年发生的“药家鑫”案中,肇事者不主动救护,反而直接剥夺被害人生命,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反响。“究其原因,除了个人道德因素之外,交强险的制度设计也成为不容回避的问题之一”。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